总领馆再次提醒:切勿贸然尝试通过绥芬河口岸回国


疗养院为杨勇提供洗漱用品,换洗衣物可以交给护士用洗衣机洗,保洁阿姨每天打扫两次房间。隔离期间,医护人员都特别友善,知道他是健康的,完全没有“嫌弃”他。

与医护人员告别后,杨勇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,然后跟着警察去提车。“隔离14天,终于自由了!”杨勇早已按耐不住再次驾车出发的心情,但回忆起这半个月的隔离时光,“还是有些舍不得,感觉自己挺幸运的,碰到了一群可爱的人,他们面对疫情依法办事,但更通人情。”

杨勇介绍,他在疗养院住的楼有两层,大约50个房间,他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四人间。开始几天还有人住在其他房间,后来他们都离开了。医护人员基本就只为他一个人服务了。

“欧洲也危险了。”这是杨勇3月3日发的一条朋友圈,地理位置显示在英国。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疫情离自己这么近。杨勇是从新闻里听说意大利新冠病毒开始流行的,但当时在英国街头还没有人戴口罩,公共场所也没有特别防护。为保险起见,接下来的行程,杨勇决定避开人多的地方,尽量选择偏僻景点游玩。

我们注意到媒体关于4月5日两名在法华人社团负责人遭法国警方拘押和询问的报道。事发时,使馆第一时间向法国警方表达了关切,并通过法律渠道为当事人提供必要支持。目前两人均已被释放。

“被俄罗斯人留宿,他和我聊起了命运共同体”

重获自由的杨勇先是用一顿火锅犒劳自己。正吃的时候,一位路过的俄罗斯大叔加入了“野餐”蹭酒喝。结着酒劲儿,两人聊得很投机。得知杨勇正在“流浪”,热情的大叔拉着他去邻居家做客。这位好心的邻居名叫斯拉瓦·托尔卡切夫,听到杨勇的经历后,便邀请他住上几日。为表达感谢,杨勇决定展示“中华厨艺”,炒了一个酸辣土豆丝,“没想到,给他们辣得不行”。

我们已就上述事件向法国政府有关部门表达关切,并希望类似事件不再发生。中国驻法国使馆将一如既往全力维护在法中国同胞的合法权益。杨勇与俄罗斯医护人员合影(受访者供图)

在隔离的两周里,每天早上9时左右医护人员敲门送饭,“有俄罗斯漂亮小姐姐给我测体温。”一日三餐外加两次茶点是标配,早餐一般是黑面包、奶酪、香肠、西红柿和咖啡;午餐有意大利空心粉配肉丸子、鲜黄瓜;下午送一杯奶和甜品;晚餐有米饭、炸鱼和蔬菜沙拉。

“看来欧洲也开始暴发了。”3月14日,杨勇在朋友圈里写下这句话,然后就马不停蹄地开了8个小时,在俄罗斯关闭国境前顺利抵达。这时的杨勇还不知道,等待他的将是一场难忘而特殊的体验。